全被冬桃他们请回去了,一概以‘少爷身体不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1
  • 来源: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

  全被冬桃他们请回去了,一概以‘少爷身体不适,不方便见客’打发。”皇甫小蒜回答伏钢的问题。她端著一碗食物正在一口一口品尝,不时困惑地挑挑细眉。

  “这种答案绝对会被那些巴不得你快死的家伙们解释成——嘿,穆无疾再活也不久了!”伏钢不屑地撇撇嘴。对那群家伙而言,穆无疾是挡在路中央的大石,不打碎他就喝法更进一步。若除掉穆无疾,小皇帝就没啥好惧怕的,只是个哇哇大哭找奶喝的小娃儿。

  “对,他们现在想等的,就是穆无疾断气的消息。”穆无疾仿-在说著别人家的事,一点也不在意他们讨论的正是他的死活。

  “我好像闻到了你又在打坏主意的味道……”伏钢每回见穆无疾露出这号表情,就知道穆小子又有诡计了。

  “穆无疾一死,会有多少人露出马脚,我很好奇。”又有多少人捺不住性子立刻造反,他更好奇。与其慢慢一个一个猜、慢慢一个一个测,不如一次引蛇出洞,费一次功夫一网打尽。

  “你该不会是想用这招来试探那群家伙……”伏钢明白了。

  “我是呀。”穆无疾一笑,直言。

  “喂喂喂,你的死讯只要一散布开来,皇城马上陷入大乱,现在掌实权的人是你,你等于是没挂名上的皇上!你以为谁有把小皇帝放在眼里?要不是你还挡在前面,那个小奶娃老早就被他那群皇兄皇叔给撕来配菜吃!只要你一死,下一个跟著上路的绝对就是小奶娃——”

猜你喜欢

十七弟,你是在问你的右手掌吗?」步入房里的人竟是大皇子李成龙

十七弟,你是在问你的右手掌吗?」步入房里的人竟是大皇子李成龙。但李求凰压根不注意眼前的人是谁,只慌着寻找,「不是!我右手上的双龙金镯呢?!」「呃……」找镯子不找手掌?真是怪弟弟

2020-04-08

因为坏事做太多,怕走夜路会见鬼吧!无戒在心里冷冷替李求凰补充

因为坏事做太多,怕走夜路会见鬼吧!无戒在心里冷冷替李求凰补充。「你喝醉可真麻烦,像变了个人似的。」李求凰翻面仰躺,这角度正好与坐挺身躯的无戒相视。他弯着美唇,一副回味好滋味的模

2020-04-08

她好喜欢双手抚摸着他汗湿的背脊,用指尖感觉他坚硬如石的隆起。

她好喜欢双手抚摸着他汗湿的背脊,用指尖感觉他坚硬如石的隆起。她好喜欢拨开他长发时,纤纤指节上缠绕着他的发。她好喜欢他回抱住她时,那不容她离开及退缩的坚决。她也好喜欢他故意拿扎人

2020-04-08

那个男人连个底细都摸不清,嫁什么嫁?!

那个男人连个底细都摸不清,嫁什么嫁?!」「他叫宫天涯!」这个底细很清楚呀!「然后呢?」冷笑。「然后……」呃。「你只知道他叫宫天涯,就非他不嫁?还是你老早就识得他,与他私订终身过

2020-04-08

全被冬桃他们请回去了,一概以‘少爷身体不适

全被冬桃他们请回去了,一概以‘少爷身体不适,不方便见客’打发。”皇甫小蒜回答伏钢的问题。她端著一碗食物正在一口一口品尝,不时困惑地挑挑细眉。“这种答案绝对会被那些巴不得你快死的

2020-04-08